15078992873    
403951898@qq.com
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  • 15078992873

  • 15078992873

  • 桂林市西城大道88-8号

  • 403951898@qq.com

时尚芭莎电子刊|李现:梦幻24小时

Source:佚名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3/26 Click:

就像尚未散去的暑气,1个月频繁的热搜,1000多万的微博增粉,这样的成绩成为这个1991年生人的小伙子,下一站征途必须打包、整理的行李——怎么可能说扔就扔,它会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成为当事人需要去消化、拆解的压力。

从第一部电影作品《万箭穿心》走到今天,八年的时间,人们看到的是这一个月火箭般的冲刺,李现成为新晋的男神、流量小生。

而在此之前,他承认,因为没有站到公众的焦点上,连六七年潜心健身练就的腹肌,似乎都是一夜之间长成的。

在剧集播出的一个月期间,李现最大的感受就是“忙”,用四个无数来形容:无数的采访,说了无数的话,拍了无数的照片,去了无数的地方。

但是,对于一个已经习惯修炼内功,以自己的习惯去揣摩角色的年轻演员来说,这些数据就是核爆级了。李现说自己不能与搭档、北电同班同学杨紫比,对方从童星“小雪”开始在这个行业里吸收,成长的速度与这个行业的速度几乎同步,不会像自己一度有失重感。

就像角色韩商言因为责任担负起整个战队的兴衰荣辱,并未世俗的面容还非要硬挺着去适应成年世界的逻辑,特别是对男人的诉求:稳重、隐忍还有坚定。

韩商言这个角色之所以能够与李现形成相对完整、契合的内外关系,就像两个队友形成了默契,达成了统一有序的节奏。

李现,理解了韩商言“霸道总裁”人设之下的隐衷;而这个角色,也逼迫李现走快一步,走出至少六七年的自我压抑、克制。

到最后,无论是角色还是演员本人,共同拥有的是酣畅淋漓的情感律动,拥抱、欢呼、亲吻等画面,一旦定格,此时此刻是韩商言,也是李现。

痴迷这个角色及其故事的观众,实际上痴迷的就是这种慢慢接纳、共情,然后火热沸腾的过程。戏演完了,李现享受着外人看来巨大的“红利”,只会有更多的“无数”等着他去背负、承担和完成。

但是,李现在自己内心是清楚的,韩商言会被留在2019年的7月,一场赛事总会有比分、有落幕,也会有分别。

“我对自己表演的打分大概是70到85分之间,扣分的地方就在有些观众指出的,哭戏还有部分台词上。”

李现分析,韩商言角色过于戏剧化的经历,比如经历了兄弟情的跌宕起伏,对于像他这样习惯了一个人默默承担、小心翼翼收拾情绪自己扛的状态,突然被剧本“逼”着在很短的时间将情感外放。“坦白说,有点难。不是我的习惯。”

这么看,韩商言看起来冷,实际上内心狂热;而李现看起来阳光、爱运动,但内心却是冷的、静的。他们在虚实之间形成矛盾统一。

在韩商言之前,李现还演过一些口碑不错的角色,比如《河神》里的郭得友、《法医秦明》里的林涛。特别是郭得友,出场就抓人眼球,市井的痞气调合邻家男孩的憨气,加之一身浪里白条的好水性,都让观众在一众古装偶像剧中为之一振。

而在郭得友、林涛之前,李现被提及最多的就是他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,王竞执导的《万箭穿心》,根据武汉女作家方方同名小说改编。

新人李现在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里,扮演一个高考学生小宝,戏骨颜丙燕和焦刚饰演他的父母。

如果再翻出这部曾经被李银河强烈推荐的口碑佳作,与新作对比看看,恐怕现在的观众会惊讶于李现的变化。

那个时候以演员的标准来看,是胖的,脸鼓鼓的。李现的父亲看了之后,都说“得减减”。那个时候,李现对于表演还处在懵懂的状态,连简单的走位都需要来几次。

他与母亲的关系紧张、疏离,要想摆脱后者和她所代表的庸常生活,是小宝发愤图强要考入北京这个大都市学府的源动力。

有一场戏,小宝高考前一天的雨夜,照顾他长大的奶奶生病,无奈要去寻找母亲,结果目睹母亲有些不堪的感情状态。小宝青春期的自尊、羞辱瞬间爆发。

当时的李现,代入这个角色的状态就是,曾经他不想成为循规蹈矩、在老家以高考高分见长的学生,做一个沉默寡言、低头答题的理工男。

“就是有一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,像是一个炸雷、一道闪电突然在黑夜里出现。我想去学表演,这个念头出现了,然后就缠绕着我、抓紧了我。这个时候,我知道自己变了。”

“我说不上这种变化来自于什么。高一、高二的时候我也挺胖的,然后就开始打篮球,打着打着就抽条了。对着镜子一看,觉得好看了一些。这个时候,心里就隐隐约约觉得,是不是理工科不太适合我,是不是有些精彩的人生体验不在考卷里。”

李现相信自己的感觉,也相信这种感觉一旦落在自己的心里,内心就像篮球运动员,是不会让这只球落入他人之手,它运转、跳跃,却始终被自己掌控。

李现成为老家高中有史以来第一个考入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,为此当地电视台还专门采访了他。兴致来了,他还在镜头前朗诵诗歌。“别看我好像表现得很淡定,其实为了这个镜头,我也做了不少准备。”李现笑了笑。

大学毕业之后,和很多北漂的艺术院校毕业生一样,骄傲的年轻人宁可住地下室,将温饱降低到所能承受的最低限度,比如一碗泡面可以管一天的卡路里,李现也从来没有想过回到熟悉、或许可以过得很安逸的湖北老家。

他跑步。“虽然很乏味,有时候真的觉得太累了,不想坚持。那我就跟自己说,换个思路,跑步的时候不就是最安静的时候嘛,可以听音乐,甚至——你听过自己的呼吸声吗?”

他健身。“最开始肚子就是一块板,慢慢地就练出八块腹肌。”为了保持身材,他戒掉了吃猪肉。

所以,在李现的微博,时不时会出现关于电影的心得。最近,他记录了几部电影的台词,也是内心认可的生活感悟。比如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的《骡子》:“当我有钱可以买一切的时候,唯独买不回时间。”

即便现在通告密集,一部戏接着一部拍,李现还是想着“在镜头与镜头之间”转场等待的时候,见缝插针看点文字或者影像的素材。

演过韩商言的李现,经过四个“无数”的考验,基本上可以应付大大小小的状况。拍时尚大片,他展示微妙的表情,发挥魅力;接受采访的时候,瞬间捕捉采访者的意图,组织语言,既给观点但又不露纰漏。

“跟任何人搭档,在任何一部戏都能学到东西,只要你善于发现。也不要试图去评价、干扰对手的表演,接受信息,做好自己。”

问了几个来回,就忍不住了,直接问他,你要不要这样谨慎?你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叛逆跑哪儿去了?

这个时候,李现马上又善解人意,很诚恳地说:“我要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,当然首先是保护自己,避免不必要的猜忌,干扰自己的生活工作。然后就是希望给喜欢自己的粉丝、观众一些正向的借鉴、引导。”照样回答得很体面又得体。

大概被逼问得不好意思,他就稍微松口说:“当然,我还是有叛逆的地方,只不过今天是采访,我也不会给你看到,连我父母都不知道,这是我的秘密。”

李现甚至说,除了运动,当然还有一些发泄情绪、缓解压力的兴趣爱好,只不过真的不想跟别人分享。

在大部分时间和场合里,因为自律、克制,李现的言行体系已经初具规模,有条不紊地按照他要成为一个好演员、有影响力的偶像这个目标在运转、推进。

他也可以像任何一个他崇敬的大演员,争取不重复角色,去适应不同氛围、风格的剧组,文艺的、魔幻的、古装动作的,跨越年代,调适心境。

李现说从来不会被流量的话题所困。“刘德华、梁朝伟,不是全国观众都认识吗?他们会苦恼吗?不会。他们只会去想做更好的演员,影响更多的影迷。”

前辈或许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,可越往后走,人们记得最多的反倒是他们塑造的各类角色,克制、内敛又积极、进取的习惯使然,使得一个微笑都是明星的微笑,辨识度高,无可指摘。

达到了这一步,做公众人物夫复何求;而那些个人的、隐秘而微妙的情愫,就成为夜空的星光,可望而不可即,只有星辰自己知道,他们都有自己的背面,布满生活的斑驳。